首页  财经  家居  汽车  动漫  美食  游戏  情感  音乐  科技  母婴育儿  星座运势  国际  军事  文化  搞笑  旅游  社会  宠物  体育  健康养生  教育  娱乐  历史  时事  综合  时尚 
 首页 >> 国际 > 庞中英专栏 | 中国应高度重视全球经济中的系统性“中断”
庞中英专栏 | 中国应高度重视全球经济中的系统性“中断”
2019-10-21 19:19:57

庞中英

世界经济中的“中断”是一个主要概念和挑战,也是我们必须具备的认识论。然而,我们对这个概念和“中断”的挑战了解多少?我们为“中断”做了多少准备?

9月14日,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设施,即Saudi Aramco东部阿布盖克和胡拉斯的炼油设施,遭到无人驾驶飞行器的袭击。据报道,此次袭击导致沙特阿拉伯减产一半或每天多达570万桶原油,这可能是石油供应史上最严重的停产。这一事件及其影响将逐渐明朗。冬天,世界北部的人口将很快变暖。如果沙特阿拉伯不能迅速恢复生产,如果美国等其他国家不能及时“释放战略石油储备”来支持全球商业库存,对沙特阿拉伯的袭击很可能导致严重的全球经济混乱。

“能源安全”一直是个大问题。中石化前董事长傅成玉今年5月29日在“商演能源论坛”上提出,在当前国际形势下,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十分突出,有必要做好短期石油供应中断的准备,立足中国自身,在10-15年内实现基本能源自给。在当前国际石油市场的巨大动荡中,傅成玉的观点和主张在中国(如微信等媒体空间)不断被提及。

沙特阿拉伯事件造成的国际原油市场的石油供应中断和价格波动是最近发生的一个典型而严重的“中断”事件。全球经济中的严重“中断”是指系统性中断,即具有系统性后果的“中断”。

本文的讨论不仅限于石油供应的“中断”,而是全球经济面临的主要“中断”挑战。

这里有必要提及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重要智库麦肯锡全球研究所。为了加深对全球经济的理解,该研究所长期以来一直在研究全球经济的“颠覆性”和“颠覆性趋势”,并认为我们的世界已经是一个“颠覆性的世界”,改变着世界的输赢格局。

2019年1月,麦肯锡研究所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发布了“在混乱的世界中导航”的报告。该报告详细研究了导致世界经济“崩溃”的一些“破坏性力量”。首先,它认为世界上的“混乱”局势正在恶化,各国和大公司必须应对“混乱”的挑战。世界经济最大的“颠覆”是什么?近年来,随着对全球化中的问题、矛盾、悖论和危机的观察,许多研究者一致认为全球化的“中断”可能是世界经济最大的“中断”(见帕特里克·戴蒙德(patrick diamond)的《大全球化中断,伦敦:政策网络》,2019年3月)。作者认为,“民主、资本主义和不平等之间的相互作用,近年来,在工业化国家,全球化遭受了一波又一波冲击。

在我看来,全球经济被五大变化“打断”:

首先,和平变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和平”在欧洲得到了广泛、深入和持久的研究。然而,世界和平在世界一些地方和一些具有系统重要性的世界点一再受到挑战。目前,人们普遍担心中美关系恶化。中美关系的恶化将“扰乱”世界经济。

第二,贸易(广义贸易)发生了变化。“贸易战”是全球化的一种“中断”,也是世界经济的一种“中断”。长期以来,贸易带来了繁荣与和平。许多人相信贸易繁荣和贸易和平。20世纪90年代,人们相信全球化必将带来全球经济的扩张和世界和平的延续。然而,当前形势下,新的贸易或全球化不一定带来新的繁荣与和平,“不平等”正在扩大,“反全球化”势力出现、持续甚至继续扩大,这使得许多人认为全球化也可能带来冲突和暴力。

第三,技术变革(如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可能会给世界经济带来“干扰”。麦肯锡研究所的报告讨论了这一点。

第四,气候变化将进一步导致世界经济的各种“中断”。在我们的世界里,由于各种原因,人们不可能就气候变化问题达成一致。气候问题将继续有争议。然而,回到现实,冲突的增加是由于气候变化,不可持续的发展是由于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变得更加紧迫,但却难以实现。气候变化不仅会加剧非洲达尔富尔等贫困地区的冲突,还会给重要地区和全球公域(如全球海洋和极地地区)带来冲突。气候变化正在导致全球权力格局的重新分配。对气候变化的反应或不反应可能导致产业结构的重大变化和全球经济的“中断”。

第五,人口变化将导致世界经济的各种“中断”。我们可以看到,在世界一些地区,如非洲和南亚,人口结构仍然很年轻,由于新的疾病,预期寿命没有得到根本改善,老龄化和无子女也不是问题。然而,在中国等新兴工业化地区,老龄化和无子女(人口负增长)导致的“中断”挑战已经提前到来。

联合国一直坚定不移地促进“可持续发展”。2015年,联合国设定了17个将于2030年实现的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而联合国每个会员国都声称有实现这些目标的任务。离2030年还有10年,联合国正在尽最大努力如期推进这些目标的实现。然而,我担心全球化的“中断”可能会严重损害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中国面临的“中断”挑战是巨大的。

在遭受“中断”的工业化世界(经合组织国家)(如法国的“黄背心运动”,欧盟受到英国“不同意”退出等成员国的威胁),中国在寻找“中断”的解决方案时似乎并没有充分意识到“中断”的威胁。许多人认为世界经济是正常的,他们正在一个接一个地追求雄心勃勃的经济发展目标。然而,世界经济也是反复无常的,“中断”几乎经常发生。

中国仍然热情拥抱和推动全球化,进一步全面深入地对外开放。这当然令人欣慰和鼓舞。美国和其他国家昨天(冷战后)推动的全球化被归类为“旧全球化”,中国认为它代表“新全球化”。然而,与此同时,我们对全球化的“中断”或世界经济的系统性“中断”的理解和行动严重不足。

我还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全球经济“中断”的长期和深入的有影响力的研究,比如中国的麦肯锡研究所。中国研究世界问题的新兴智库应该建立一个关于全球经济“中断”的研究项目,尽快从中国的角度来描述和分析世界体系的“中断”,甚至形成一个关于“中断”的多学科理论,并在全球化出现重大“中断”时为中国和世界提出各种可供选择的解决方案。

“一带一路”等国际计划和亚投行等中国发起的国际组织,需要更多地考虑世界经济体系的“中断”,为世界经济的“中断”提供计划和行动。(作者是著名的国际政治学者、中国海洋大学杰出教授、海洋发展研究所所长)

责任编辑:许云乾编辑:尚浩

5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