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家居  汽车  动漫  美食  游戏  情感  音乐  科技  母婴育儿  星座运势  国际  军事  文化  搞笑  旅游  社会  宠物  体育  健康养生  教育  娱乐  历史  时事  综合  时尚 
 首页 >> 汽车 > 六合intitle:六合计划 - 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乱下跪 ‖ 贞观对话
六合intitle:六合计划 - 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乱下跪 ‖ 贞观对话
2020-01-08 13:49:35

六合intitle:六合计划 - 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乱下跪 ‖ 贞观对话

六合intitle:六合计划,5月11日晚,《百鸟朝凤》出品人方励视频直播,讲述电影上映背后的辛酸故事,并呼吁影院支持这部电影,为其增加排片。说到动情处,方励甚至现场对着镜头下跪磕头。

此事在网上引起争议,『贞观』找到了一位供职于西安某影城的影院经理,让他来谈谈影院排片这些事。

图为方励

对话人:andy(西安某影院经理)、一一

问:前两天,电影《百鸟朝凤》出品人方励为了《百鸟朝凤》的排片在网上直播下跪。为什么有的电影排片就很多,有的电影排片少,一般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

答:影院在决策排片的时候,一般会考量影片质量(商业价值或艺术价值)、同档期竞争者的票房情况、影片的宣传规模及发行活动。

在这些因素里,质量,也就是观众能认同影片,并能将观影意愿转化为购买力,永远是第一位的。

可以说,一部影片在项目启动的那一刻,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上映后的市场表现。这部电影的卖点是什么,观众来看的动机是什么,愿不愿意消费时间和金钱,这些在项目筹备阶段就都要想好了。

如果影片定位和卖点本身就很模糊,进入市场时反而往观众已知的卖点类型上去包装去靠,比如有一部电影叫《夜孔雀》,5月20号很快就要上映了,从素材和阵容来看都是文艺片,故事主要卖点并不明朗,于是宣传都在往刘亦菲突破尺度演出这种“擦边球”卖点上靠,这就容易混淆观众的关注点,引发观影期望与实际观感的失调。反倒不如一开始就想明白来得更有效果,观众的接受程度也高,也会转化为影院经营者排片的倾向性。

同档期竞争者不仅包括同日上映的影片,也包括之前上映如今仍在线的影片,以及下一周要上映的影片。所以档期选择是决定影片的“生命周期”。

宣传规模决定了影片上映前的关注度,对上映首周的排片量和票房都有促进作用。

发行活动主要起辅助作用,就不详细说了。

简单来讲,影片类型和宣传规模影响首周场次量,影片质量和档期选择决定影片的生命周期。

问:影院在排片场次上的自主性有多大?

答:非常自主。虽然影院会考虑到支持国产电影发展、总局重点推荐影片等政策上的因素,但最根本的目的还是要保障盈利。影院毕竟是一个企业,是开门做生意的,是要生存的。

影院还承担着租金、人工、设备等巨大压力。放映厅和座位是空间,营业周期是时间。通过对影片票房表现的预判分析,结合时间与空间的合理搭配,保证产出利润的最大化,同时兼顾到社会效益,这才是排片的根本出发点。

问:《百鸟朝凤》目前在全国的排片、票房如何?

答:根据可统计的数据,截止到5月12日,《百鸟朝凤》上映时间整一周,全国放映13723场,票房362万。这个成绩基本符合这部影片的定位。

全国6000多家影院里,有2000多家影院排映了这部影片,综合统计下来全国首日排片有2%,已经不算很少了。当然,这种单场放映产出无法与商业影片相比。

方励认为《百鸟朝凤》排片少的原因是,同档期遇到了《美国队长3》这个强有力的对手,他把这归为商业电影的大力挤压,其实不是的,《百鸟朝凤》排片少是因为大众对它的了解太少,而且作为艺术片要理解它是有一定门槛的,在宣传上虽然有众多影视圈的人士帮忙站台,但是除了悲情牌,宣传规模并不大,更没有任何宣传热点事件。

图为《百鸟朝凤》海报

问:据你了解,方励在《百鸟朝凤》这个影片的制作和宣传发行环节中,是一个什么角色,起到了什么作用?

答:据我的了解,吴天明导演生前没有和他合作过。他应该是看过样片之后才决定合作的吧。当然他的业内资源也比较广,聚集了很多上下游环节的大佬为他助威,这是他能量的体现。如果没有他在联络各方,这种”义务发行“的方式,应该也不会达成。可以理解为,制作未参与,宣发他主控。

我在下跪事件之前对他的印象是比较热衷于宣讲自己对人生、事业、电影的思考,在业内和年轻人群体中有一定的认知度。谈不上喜欢,也不反感。每个人都有自己让别人记住的方式。

下跪事件之后我的感觉比较复杂。

问:你认为这次“下跪事件”会对《百鸟朝凤》排片产生怎样的影响?

答:会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事件发酵后会有媒体的跟进报道。

在行业内形成舆论场,使得那些可能之前都完全没注意过此片的影院经营者形成认知和重视,因此加场。

一部分更有心的影院体系无论是出于经营理念、还是商业价值、还是公关需要,会给这部影片一个相对稳定的场次量。

简要来说,就是没排过的影院会考虑排,票房好的影院会相对固定放映。

图为《百鸟朝凤》近期排片走势 来源:时光网

问:如果这次直播下跪是一场商业策划,你觉得它能达到想要的目的吗?

答:虽然提高了关注度,但主要还是只限于业内。

从社会新闻角度上来讲,还不足以引发普通观众的观影热潮。

从结果上来讲,现在362万,后续长期放映应该会帮助影片达到1000万线。但是达到2000万很难。这个体量是由影片本身决定的。

对于这种做法,我个人感觉是很突兀,更像是事件营销,而不是真的想和影院院线沟通增加排片场次。影院经营是商业行为,影片上映也是合作共赢。这种把影院经营者架在这种位置的做法让人非常尴尬。

问:在你的工作过程中,还遇到过哪些为了增加排片做出的“奇葩”行为?

答:有直接在媒体上炮轰影院经营者没节操的,这样的制片人或导演根本没有想去了解市场和终端从业者。这种做法对投资方是不负责任的。

还有找人伪装成观众给影院打电话的,说某片我想看怎么没有场次啊等等,或者就是在app、微博、微信里留言说想看某片场次不够。

一般来讲,凡是需要装观众要排片的影片,都有着它本身的问题,不然我们早就提高排场量了,毕竟人群就那么多,排再多也没有用。说的直接些,电影不行,别赖我们影院。

这种质量与”观众期待度“的反差,我们是可以察觉并鉴别到的。这种做法很low,反而坐实了这片的商业价值是有问题的。

问:你觉得《百鸟朝凤》这部影片怎么样?它是否属于艺术片?

答:属于艺术片。承载了很多导演心中想表达的意识。有艺术价值。喜欢的人自然喜欢,懂的人自然懂。要理解艺术电影是有门槛的。同时这部电影承载的情怀,需要有一定的社会经历才会更有共鸣。

问:评价一下吴天明和现在的西影吧。

答:吴天明导演是为中国电影产业作出重要贡献的前辈。对于他和他作品的价值,我认为不应该用票房的基准去衡量。

对于西影厂,曾经辉煌我们是知道的。近年间,定位不太清晰。这和西影的历史地位是不相匹配的。

作为一个外地人,我再谈一下我对西部电影发展的看法。在计划经济时代,由于国家的扶持,各地方国营制片厂,西影、长影、峨影、上影、珠影都有各自的辉煌,形成了多中心发展的格局。特别是西影人凭借自己的才智和努力,在相对更艰苦的条件下迸发出了巨大的能量。

进入市场化阶段之后,资本和人才流动性更强,会越来越集中。看一看北美市场,好莱坞和纽约分别代表了两个主要流派。而其余州就很难再孵化出一个电影中心,俄亥俄、弗吉尼亚这些州都没有形成一个本地繁荣全国输出的电影产业圈。来自这些地区的电影企业往往也去做一些独立电影,同样也很难有在北美主要院线上映的机会,如果规模扩大也是会去好莱坞或者纽约发展。

西安曾经是全国经济文化中心,是文化大省,而如今国内电影资源最集中的就是北京和上海。因此西影的困境同样也是长影、峨影、河南所共同面对的。不是一个孤立问题,而是资源竞争分配问题。

图为吴天明

问:艺术片在国内的真实市场状况是什么?

答:首先,艺术片更倚重于创作者的自我表达,而不是依靠电影工业和商业模式。这本身就是见仁见智的。观众能不能感受到主题,能否有共鸣,引发讨论,这与观众本身的心态有着直接联系。何况艺术片的水平良莠不齐,有很多甚至都没有上院线的价值,连发行商都找不到。

当然,国内和国际的艺术片都不乏精品,很多是艺术性和商业价值并重。不是说艺术片就不应该注重商业价值。国内的艺术片有着票房的天花板。如果能放到3000万以上的成绩已经是很成功的了。大部分的艺术片票房很难突破1000万。随着终端市场的发展,银幕数在增加,观众的观影频次也增加了,影片票房基数也在增加,这就为有价值的艺术片提供了突破天花板的空间。

观众的欣赏水平和购买力是与他的收入程度相关的,这是一个随社会环境变化的过程。目前国内还处在培育期。但是在一线、二线城市的部分影城,你会发现他培养了一部分能够消费艺术影片的观众,集中性相对高。

问:你觉得有没有必要为此类小众电影文艺电影搞一个专门的文艺院线?

答:这个设想很多人试图推进过,没有成功。因为文艺院线的经营主体需要盈利。而相对松散型的签约联盟,没有什么约束力。我更寄希望于连锁影院自身的选择。

影院的差异化来源于地理位置、商业配套、硬件设施、服务理念,对排片的选择就代表了经营团队对对电影的不同理解,观众也会体会到这样的不同。所以想排艺术片的影院经营者们自己会做工作的。让市场自己竞争,让观众自己选择,这样才更合理。

最后,对于《百鸟朝凤》,其实在北京电影学院首映礼的时候,张宏森局长已经说过了,希望市场的逐利与混乱能够回归秩序与良心。作为经营者我们理解他的苦心。同样,我个人不希望看到更多的类似下跪求排场的事件。这样无论是对于电影艺术本身,还是票房收益,还是社会影响,都难说是好的。

微信号:zhenguanclub